更多新品图片请在“成功案例”中查看。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首 页 >>
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在线服务
电话:021-54386231
传真:021-54386231
手机:18621506947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景西路1266弄72号1层
邮箱:1654933014@qq.com
OICQ:1654933014
对“玻璃和当代艺术”之我见——从杜尚的“大玻璃”说起 (转)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7-27 阅读:120155

   杜尚(Marcel Duchamp),这个在艺术界耳熟能详的名字。众所周知,他的作品“小便池”——《泉》开创了“现成品”成为艺术品的先河,从观念上彻底地颠覆了艺术界,成为20世纪西方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品之一。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杜尚也是最早用玻璃来表现现代艺术的艺术家。

 

   当时,杜尚的身边的艺术家正在忙着创建新的艺术流派和理论学说:野兽派、立体派、抽象主义……但这些流派都仅仅是在绘画和雕塑的形式上进行创新。对于这些,杜尚表现得毫不在意,他认为思想才是艺术的全部意义。自1912年到1923年,杜尚花了十一年时间在玻璃绘画《大玻璃(The Large Glass)》上,通过这件作品他希望能彻底摆脱传统,摆脱习惯的绘画,探索全然不同的方式,达到反绘画和逃离绘画的目的。

 

 

《大玻璃》由上下两个部分构成,上半片玻璃是新娘形象,其实是些支离破碎的图形,下半片是光棍们的形象,则由一些形状完整的机器形象构成,这些形象,几乎都是像机械制图那样被精确地绘出。他认为机器地描绘图形,是避开过去的描绘方式的一个办法,逃避传统的毒害,得到全然的自由。

 

这件作品之所以称之为《大玻璃》,是因为它是绘制在玻璃上的,选择玻璃也是杜尚要“和过去全然不相干”的手段之一。最开始,选择玻璃是在于他一次偶然的触动,那次他拿起玻璃当作调色板,他发现颜色在玻璃上显得格外的明净。接着,他想到虽然欧洲有用玻璃作为教堂花窗的传统,但用于“架上绘画”却绝对是第一次,这带给他一个惊喜—他可以用别人没有用过的材料。除此外,他认为玻璃的透明性给了绘画一种特殊的视觉效果,使得无需要画背景,观者可以透过玻璃看到画以外的东西,它在哪里,那个现场环境就是背景,绘画从而具有了两重性。

 

在玻璃的绘画技巧上,杜尚反复试验并最终采用了镶嵌玻璃技法,用铅条固定边线,然后再把颜色填进去,最后通过镀膜的方式固定颜色。由于铅条可以在玻璃上做的非常精致工整,看着简直像机器制品,减少了手工的痕迹,避免人在画面的情绪表达,杜尚认为这种表现形式恰恰是他要否定传统绘画和美学的一种最佳方式。

 

从《大玻璃》看来,所有的元素都是为作品的观念服务,包括材料的选择、表现技法、展览方式等等。这在杜尚后来的作品得到更彻底的贯彻,杜尚在一个现成的马桶上签名,并命名为《泉》,从而在美术史上建立起自己的规则体系,对西方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个举足轻重的艺术品,其价值并非在马桶本身的材料、工艺、成本等,而是作品的观念。所以,工艺并非是当代艺术的必要元素,很多当代艺术作品不存在“工艺”和“美”,它们的核心价值就是艺术家的观念本身。随着当代艺术作品尺寸的越来越大,现在很多艺术家建立工作室和公司,通过工业化的手段,和雇佣劳动力来完成作品的制作以及复制,艺术家仅仅只提供概念草图和监督指导。

 

虽然《大玻璃》是杜尚的重要作品之一,但却未载入玻璃艺术史的史册。我想原因在于,杜尚的作品并未对玻璃工艺以及表现方式做出革新。玻璃艺术作为一种工艺相对复杂的艺术类型,工艺技术是不可或缺的关键,很多玻璃艺术家往往是因为研发了新的玻璃工艺,挖掘出玻璃特有的一面,从而开创了一个全新的视觉表现领域,建立新的艺术风格。就从铸造玻璃来说,由玻璃的厚薄产生的光的折射变化,或是由玻璃料融和过程产生的色彩流动,或是玻璃的抛光和粗糙面产生的奇妙对比……这些单单是由玻璃材料带来的美就可以让一件作品具有无限的魅力,并让人意犹未尽,浮想联翩。随着玻璃艺术家对材料的性格的把握度,逐渐能随心所欲将玻璃材质和工艺,完美地融合自己对时代、文化、潮流、审美等态度,表达一种艺术观念。但无论是什么情况,纵观这些玻璃艺术作品,在表达观念的基础上,仍然不会放弃对材料之“美”的诉求。这也许是玻璃艺术和当代艺术最大的区别。

 

但无论如何,玻璃艺术仍然是属于艺术门类的一种,成功的玻璃艺术作品也绝对不能仅止于对工艺的娴熟把握,是否具备有革新性,是否在“玻璃艺术史”上建立前所未有的规则体系,是成功的玻璃艺术品区别于玻璃工艺品的关键。意大利艺术家Lucio Bubacco通过一个个古希腊和意大利传说将威尼斯灯工工艺推倒巅峰,表达了戏剧、欢乐和华丽;

 

 

 

艺术家Dale Chihuly(戴尔·奇胡利)将吹制玻璃摆脱传统的表现束缚,解放成环境视觉表现艺术,让人体会到玻璃的绚丽、浪漫和震撼;

 

 

日本艺术家Kyohei Fujita(藤田乔平)在吹制中加入金箔做成一个个盒子,将简单的吹制技巧转换成日本传统文化根基上新的民族价值体现;

 

日本艺术家Kimiake Higuhchi(通口主明)则是将传统的Pate-de verre(玻璃粉脱腊铸造)工艺推到极致,作品的精细入微让人叹为观止,并富有强烈的日本风格;

 

捷克艺术家Stanislav Libensky(李宾斯基)夫妇探索大型的玻璃雕塑,通过玻璃的厚薄和光影创建新的空间,将立体玻璃雕塑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局面,为捷克乃至世界的玻璃行业带来巨大影响;

 

瑞典艺术家Bertil Vallien(伯堤·法林)精通浇铸工艺,在玻璃内部空间内融合了复杂而神秘的形象符号,表达了带有神秘主义的内在情感,在玻璃艺术界中独树一帜……

 


谈起这些重量级的玻璃艺术家来,他们都是根基于玻璃工艺的基础上进行个人表达,创建风格,对行业产生革新性的重大影响,并形成趋势和大量追随者。所以,玻璃艺术是工艺、形式、观念的融合体。
 

无论是从材料出发,还是从观念出发进行创作,我想这些不同的创作方式和表达方式并不存在孰优孰劣。无论是什么材料,也无论其工艺性是繁复还是简单,真正的艺术家总是能将材料和观念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不做作,遵循自己的内心,从而创作出触动人心的作品。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透明物语   |   工信部   |   tom-z工作室   |   新浪   |  
网站首页 | 企业简介 | 客户反馈 | 下载中心 | 产品展示 | 联系我们
上海晶灿玻璃制品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2 Jingcanglass All Right Reserved 手机:18621506947 电话:021-54386231 联系人:魏希进